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篮球大赛结束 >

陈鸣阳:三场MCQ后的感悟

时间:2019-09-11

   然后删删改改,命也是好打了两次5-0一次上Goldfish露了个脸。我踢掉军伍的理由就是能解放更多的卡位去针对茫茫多的Unfair们,而不是尝试用这个4费的爆发牌尝试挑战0费8/8,尝试主牌满编悔恨僧侣,于是就有了如下的这个版本: 当天天健最后成功席卷拿到资格,钧钧也是跟洛夫一样气人,没练过借个红凤凰进的四强。这万智牌还是理解的明白的人才能玩的厉害,不愧是东北第一人。不得不说我心理问题还是相当严重的,人生经历不够,很容易一言不合tilt调整不过来。虽说是上午因为各种事相当不开心嚷嚷着退坑到上海MCQ缓缓,但还是下意识的报了MH1的外围,开了个又炸又回的牌池(闪澈光远景终于能塞EDH了嘿嘿),最后被贯大师击毙没能成功5-0。 不过这一天我还是有不少收获的,比如我从韩总那知道了红烧内战要下盛欢幻灵,180告诉我hogaak打带rip的套牌先手都不上砸结界,围观的时候注意到了对手回合自己的异能后进堆叠先结算、这样就是巨龙钩爪先回血后被幻灵打。 去打之前很得多人都问我去MCQ玩啥,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没想好,如果想好好打就MO收套hogaak去练,想玩就精怪。在最后压下天平的是郭教练在群里的一句话:这摩登一定要玩让自己幸福的套牌。 其实也很矛盾,我明明换了想赢的牌,却没干想赢的事(比如大量练习),也怨不得别的,唯一能怨的也只有自己,充其量加个摩登赛制(呲牙) 我最终决定去买飞曼谷的机票,去打今年我最后一个想打的GP。关于去不去这次艾卓王权的现开我犹豫了好几次,因为失望想放弃,因为不服气又想去,绝望而又打算鸽掉,最后还是希望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下定决心:这次我不能再做无用功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于是我们又到了喜闻乐见的Drop去打日麻环节,我还被阿川狂提。吃饭说笑着吐槽,这洛夫练都不练又进个四强,肯定是把我们都给吸了(都住的洛夫家);这摩登怎么这么愚蠢,大家千里迢迢来北京比谁命好谁骰子扔的大。虽然都是玩笑话。 但我很快就发现我能主牌局战胜Hogaak并不是因为悔恨僧侣真的有用,而是因为我恰好先手。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得享安息很多时候后手都来不及,凭什么这个同费用的托玛墓穴就有用了?我很庆幸我在MCQ之前发现了这个骗局,再听信了“北京大师们喜欢勇德”的谗言之后,我在这个位置几乎编满了漂泊海员(然后连勇德大师溜鱼沉都去玩Hogaak了) 如果虚空圣杯在这个环境很强,我会认为奥塔有竞争一线套牌的机会,毕竟free win从来不会给对手太好的体验,但自己会很爽。 我的感觉是红烧越来越适合这个环境了,它所畏惧的备牌现在几乎消失殆尽了,巨龙钩爪和内战的火行寇族之流都有解决的办法,我这两天看到了好多红烧精彩的操作,让对面的黎明使者莱拉、及时增援和携手逞威等等效率降低从而获胜。周日红烧的数量也是翻了半倍,在上海我能见到更多的Burn我也觉得挺正常的(然后我铁头玩了红凤凰?) 在码这篇字的时候,我正坐在上海酒店的床上,对着一摞MCQ的牌表统计Meta。 卫生纸的政策越来越不明朗,中国牌手在竞技之路也越来越难走,也让人越来没有动力为之付出更多的经历。我本身天赋就不够好,输的再多点自然有不少tilt的情绪,于是这次我不想再为难自己了,上MO把乙太精瓶收了回来,这摩登不玩能让自己幸福的牌还不如不玩,道理有的啊,我只需要尽努力把自己喜欢的牌玩的更好就行了。 我实在不想花太多言语在tron上,毕竟这个对局…真的有些尽人事听天命,这也是我很不喜欢这个套牌的原因。独角兽们第二场大考要来了:谁是下一个悲惨的, 命运弄人一般,上海MCQ我上来现输一镜像,错误的在第三个后手的备牌局上了一组黑地脉,并成功的在三块地的时候连抓黑地脉凤凰凤凰输掉,虽然后续成功击毙卡地的克撒剑、飞凤凰踢死人类,砸掉奥塔的圣杯、对手红烧被查牌表我Free win,成功立住红祭祀打掉白金皇像战胜了变境,第七轮还是不敌我队GP冠军郑沛元的Burn,本身就是劣势对局,我加上紧张和不熟练大概犯了一万个包,甚至做出了万智牌能排进前五的智障操作之不踢也不挡。 说实话这轮我确实有点tilt了,我的tilt点比较不一样,一般错在自己的时候tilt的最厉害,在偶像面前丢人,看看旁边的5-1桌都是优势对局,自己没有一步玩的是对的,越想越复盘还复不明白(怎么打按对面的手牌都有招),迫真有点情绪失控但还不能表现出来。 仗着六老师起来的Fair套牌之王(雾)。说实话我不觉得勇德的主备效率足够应对上面的套牌,需要对资源把控的特别合理的天龙人才能玩赢。反正我两样都不沾,还是算了。 当我想到自己没有资格把锅扔给套牌的时候,我蛮沮丧的:毕竟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包,哪里玩的不对,该调度不该调度,该用的备牌没用,很多很多。好多人都觉得命好特别重要,但命好也得是基于你自身的能力,玩的不对即使是这次命好赢了甚至卷了,下次也会在另一次看命的时候摔跟头,要不为什么来来回回总在前面的就是那帮人。 不得不说这个摩登环境虽然疯狂,但实在无法用不健康来形容,有十多套完全可以一战的一二线主流,我简单说说我对这些套牌的个人理解: 如果有人问我摩登最好的套牌是什么,我会毫不迟疑的告诉他们是Hogaak。纵然每一套摩登的备牌都留给了hogaak不少的位置,但在活旺之力和杀手留念面前这些水闸式的备牌并不是结算即无敌。仗着本身的强度和稳定性,除了在面对两种凤凰疲软一点,其他时候都没有特别明显的劣势。这上海Hogaak能席卷或者第二天被卫生纸一刀喀碴了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意外。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万智牌是个公平的游戏了,在你玩错的时候,它会让你倒霉到扔骰子都赢不了;而在你觉得你自己命不好的时候,它会让你在感受到自己水平的差距时输掉比赛作为狠狠的惩罚。 第一轮对面的泰坦护身符大哥见面就自称我的粉丝,我心里一咯噔:每个这么自称的都把我打的妈都不认识,完了。果不其然,备牌局我被弩炮点的生活不能自理,第三局则一回合护身符二回合泰坦,三回合泰坦骑脸打空了我的血槽;第二轮遇到的奥塔稍稍犯了点包被我翻盘,三轮对阵传统勇德,借着命好加构筑针对了一些侥幸拿下,第四轮则直接被塔脉炉素质三连打出赛场。 MC伦敦我就是最后被迫选择tron,打了个瘘比9-7,聊天的时候,朋友问我,你就算是11-5了,命再好点甚至八强了,然后你是用你不喜欢的牌玩的,你能高兴到哪去?如果你瘘了,你用了一套你不喜欢的牌,你只会更气;当时我就很后悔,为什么不spirit,即使旋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反正大概率都是旋) 上海Meta最大的变化就是数量爆炸的红烧,不仅多,而且平均成绩都不错,可以说是在这个环境发挥的相当不错了;当然也有不少的牌手选择了以暴制暴,使用虚空圣杯抗衡,不过这次高胜的红烧都携带了大量的砸成碎片当备牌,让自作聪明多加了一张巨龙钩爪的我显得非常愚蠢。 周五坐了一宿的卧铺从沈阳直奔北京,跟TCP的其他人说笑吹水填牌表等牌手回忆,商量着Drop了之后去哪玩。 (本来这段我写的是常见备牌的变好或变差…但现在也没有参考价值了,遂删…) 在北京的一个星期我并没有余下太多时间用来练牌,大概也就打了四五个League,只能说简单的知道了这套牌怎么玩,比如怎么踢能多踢点血,什么时候该接或不该接,魔力塑型该不该甩blabla的,但现在MO的环境大家也知道,乱七八糟的套牌很多,这让练习量不够的我在劣势对局和内战的经验严重不足,也提前注定了上海的白给。 横进柱廊就地阵亡。我确实不太喜欢在一打打一天的赛事里使用控制,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没有自己的天胡,还必须抓到合理的应对才能活下来。但相反,很多牌手就是中意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感觉,从数据上也能看出来,周日白蓝控的数量足足是周六的两倍。不过控制对体力的消耗和存在无法招架的对局,让我很难相信它是一套可以夺冠的套牌。 鉴于标题,我还是从自己说起吧。这次北京MCQ赶上美国放春假,大家都回国了能参与这次大型网友见面会,除了已经Q到资格的昊天和正好那天回去的DBB,基本都来。但是MCQ这个艰难的226人取1人+摩登赛制,让我很不愿意花精力去练牌。 还好是要到了中国第一精怪的签名,不过这笔也太次了,这上海怎么连个文具店都没有。 总之当天晚上睡完钧钧之后精神状态还算蛮不错的,但开打了就完全不一样了,第一轮就打了个二回合飞俩凤凰的Red Phoinex,然后在上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包里的水漏光了套牌牌册全透,手机慌忙中也掉进了马桶里。回到赛场一张一张清理的时候tilt的有点厉害,下意识摔了东西还惊动了豆哥,稍微调整回来状态之后打顾若辰大师边犯包边爆地被控死,0-2drop。 当天和钧钧聊了一路之后,我 “这摩登一定要玩让自己幸福的套牌”这个理论发生了动摇:说再多,比赛上输了也不会快乐的,玩自己幸福的套牌也只有在赢的时候才能感到无比的幸福,在一个unfair强势、大家在比胡的环境,尝试诚实的和对手用自己这些不甚强势的干扰强行互动可能还是不合理的。在劝说下我决定至少选个厉害些的套牌,在人类、白蓝控、Hoggak和红凤凰中最后选择了凤凰,理由也非常简单:它对前面的三套都是小优。 华浩最后拿着Hogaak卷了,我对这个结局并不惊讶,我亲眼看到决赛对面的奥塔调度到4出黑地脉被绿Fon的时候,我大概就猜到结局了,这是Hogaak的临终奋击,如果明天他没死就改成无尽怒火好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