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有篮球大赛的大学 >

防守抓重点进攻打七寸红军获胜不只靠运气

时间:2019-09-14

  除了拥有比米尔纳更强的支配球能力,纳比-凯塔还能够像前锋一样在边肋部冲击防线。由于奥多伊的存在,罗伯逊不能放手进攻,马内将主要的精力用于禁区内抢点,纳比-凯塔的“边锋”属性就显得很关键。然而,从实战效果上来看,纳比-凯塔在左路的进攻效果显然不如罗伯逊和马内。除了停球和第一脚触球的问题以外,纳比-凯塔的传球选择和传中质量不够理想,由其主导的左路进攻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

  同样受到了周中欧战赛事的影响,两位主帅对于轮换的态度却不尽相同。克洛普终于在强强对话中放弃了“欧冠决赛首发阵容”,纳比-凯塔和法比尼奥承担起了一周双赛的任务,这个全新的中场组合既能操作快反,也可以集中力量实施压迫,红军的整体打法将变得更加多元。争冠大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一分对于红军来说意义不大,克洛普显然是希望利用积极的进攻来摧毁争冠之路上最后一块绊脚石。

  同样作为肩负出球重任的拖后中场,若日尼奥遭到了利物浦的严密限制,法比尼奥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萨里没有安排专人对红军的后场大脑实施盯防,坎特和奇克的数次上抢防守也没能对法比尼奥的用球造成什么干扰,巴西人能够轻松地用传球指挥红军的进攻。放任法比尼奥自由发牌的教训是深刻的,在本赛季首回合双红会中,穆里尼奥的球队防线因退守过深而难以限制法比尼奥的用球,巴西人一次次地用传球撕开红魔的防线,萨里显然是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图)凯塔和法比尼奥联袂首发面对强敌,克洛普的中场升级计划终于迈出了关键一步。

  就在克洛普持续推进中场升级改造的同时,原本铁板一块的蓝军主力阵容也出现了人员变动。取代马科斯-阿隆索担任左闸的埃莫森具备持球推进能力,能够有效地撑起进攻宽度;奇克的脚下频率和无球能力或许还达不到萨里的要求,但他擅长利用身体护球,能够提供很好的对抗和后上冲击,也算是弥补了“Sarri-ball”蓝桥初始版的一个空白。为了适应“新人”带来的变化,“老人”也在不断调整打法——亨德森和坎特的位置和球路都出现了变化,这种变化在红军全力实施压迫的阶段体现了非常明显。

  (图)利物浦的前场压迫力度很大,坎特和奇克向若日尼奥靠拢,并不能改变双方在中路的力量对比。

  除了重用埃默森来撑起进攻宽度,萨里保护若日尼奥的另一个举措就是调整两名进攻型中场的位置。坎特和奇克在推进阶段都会靠近若日尼奥,形成一个比较扁平的三中场站位,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站成一个相互距离较大的倒三角框架。不过,萨里还是低估了己方后场所面对的压力,法比尼奥作为拖后中场在压迫时不遗余力,红军在中路拥有绝对的人数优势。切尔西无法建立起稳定的控球,奇克偶然能够抢到头球但并不能作为稳定的桥头堡使用,他们只能依靠球员的个人能力完成推进。右路的奥多伊防守压力较大且不具备前锋思维,中路的坎特和奇克在退守时位置过深,他们在反击中跟不上前面的威廉和阿扎尔。

  (图)顶替吕迪格的克里斯滕森覆盖能力有限,埃莫森无法依靠个人能力限制萨拉赫,若日尼奥利用预判在中前场实施拦截的效果尚可,但他在低位防守中却缺少硬度、速度和警觉性,跟不上英超进攻球员的节奏,利物浦对右肋部的冲击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此役,阿扎尔完成了近期最多的8次突破,但这些个人表演更多的是在远离禁区与对手缠斗时刷出的。萨里安排奇克担任首发的目的之一,或许就是希望身材高大的他能够作为临时中锋在前场为阿扎尔提供掩护,但由于后场的压力较大,英格兰人需要在中场完成持球和过渡,他很难跟得上阿扎尔和威廉等人策动的反击,切尔西的进攻显得缺少层次。伊瓜因虽然没能在范戴克身上占得太多便宜,但他能够牵制防线来解放了阿扎尔,后者能够获得更多在高位接球后直面球门的机会,比利时人的两次绝佳得分机会都是在伊瓜因替补出场后取得的。

  此役,法比尼奥尽管没有收获助攻,但他的调度有力地支撑了红军的边路进攻。在从三中卫切换到四后卫的过程中,蓝军的肋部防守存在着明显的漏洞,红军瞄准这一区域猛攻可谓是蛇打七寸,吕迪格的因伤早退导致蓝军中卫覆盖能力急剧下降,萨里要求若日尼奥要适时沉入防线保护肋部,但意大利人显然是辜负了他的期待。

  (图)埃莫森的持球能力还不错,但综合实力并不如马科斯-阿隆索强多少。无法形成有效地边中连线体系中重要的一条反压迫线路,阿扎尔打伪九号支援中场亦是无奈之举。

  萨里的战术体系对中锋的消耗很大,突前箭头不但要压制中卫制造纵深,作为前场支点推动整个进攻扇面的展开,还要积极参与低位防守和前场逼抢。在伊瓜因加盟之前,由阿扎尔领衔的无锋阵贡献过击败曼城这样的名局,但更多的时候都表现地比较挣扎。萨里没有使用无球跑动和得分能力较强的佩德罗,而在右翼安排了擅长传中但不具备前锋思维的小将奥多伊,蓝军的三前锋在反击中无法形成合力,在阵地战中也缺乏攻坚手段。

  凭借对对手两大核心的有效打击和限制,仰仗于己方锋线球员出众的机会把握能力,加之幸运女神的眷顾,利物浦七年来首次在主场击败切尔西,克洛普的弟子们攻克了争冠之路上的最后一道难关。此役,面对萨里摆出的无锋大巴,红军全新的中场组合很好地完成了压迫与控球,克洛普为持续推进中场升级所做出的努力,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兑现来了价值连城的三分。

  经过中场休息的调整之后,利物浦在进攻中的节奏变化更多,从强侧转移到弱侧后对肋部的冲击更为直接,马内和萨拉赫的进球就是这种思路的产物。

  放弃了高位压迫,又不能在快反中早早建立起优势,蓝军的防线在持续承压中崩溃只是时间问题。赛季即将结束,萨里却一直没能解决切尔西的防守问题,对手总能采取边路倒三角传中+中路后插上的方式撕开蓝军防线。很多在三中卫体系内表现出色的蓝军球员不具备驾驭四后卫防线的能力,坎特更多地出现在中路以及埃莫森和奇克升任首发,都无法对防守带来质变。萨拉赫的优势就在于有球和无球能力均衡,能够驾驭多种打法,他可以在遭到针对性限制时较快地找到解困途径,迅速适应主帅在比赛中段做出的战术调整。克洛普非常注意根据对手的不同特点来界定萨拉赫的角色,此举看似削弱了他在边路的杀伤力,但却极大地拓展了他的球路,这种用兵方式对球员的发展是有利的。

  (图)萨里曾用无锋阵终结了曼城的开局不败纪录,彼时的三叉戟里有佩德罗;在联赛杯输给对阵热刺的比赛中,奥多伊就曾在无锋阵中表现不佳,此役再度担任主力,英格兰小将依然没有展现出前锋的思路。

  较之2018年9月份的两番战(联赛杯+英超),两家如今的状态和心气已经今非昔比。切尔西的套路和打法逐渐被对手摸透,伊瓜因的加盟和埃莫森、奇克的上位为球队带来了新意,但还不足以促成质变,这让他们在强强对话中看起来很挣扎。利物浦的防守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准,锋线也总有人站出来解决战斗,这为克洛普推进中场升级改造创造了很大的容错空间。到了赛季冲刺阶段,红军防线的伤员陆续复出,马内、萨拉赫和菲尔米诺依次找回了射门靴,纳比-凯塔近期的表现更是为红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利物浦不仅具备了用连胜强势收官的条件,还拥有了同时在欧冠赛场追逐梦想的资本。

  (图)凯塔在欧冠中(拜仁&波尔图)表现出色,他还需要进一步适应英超的比赛强度。

  本赛季至今,基于减少伤病和控制消耗的目标,利物浦开始越来越多地依赖于中场绞杀和低位防守,当然,在需要依靠压迫来限制对手的强强对话中,克洛普的弟子们依然能够掀起“重金属风暴”。在这些比赛中,克洛普比较信任工兵型中场组合,米尔纳、亨德森和维纳尔杜姆的出场顺位在法比尼奥与纳比-凯塔之前。在兵败伊蒂哈德之后,克洛普意识到了两头强、中间弱的“欧冠决赛阵容”已经无法满足要求。近期,法比尼奥的出场时间稳步提升,从欧冠1/4决赛对阵拜仁慕尼黑开始,纳比-凯塔也开始出现在强强对话的首发名单中。

  (图)纳比-凯塔和法比尼奥积极回防,红军后卫在退守时会注意不给阿扎尔在中路起脚的机会。

  (图)吕迪格因伤早退,蓝军中卫组合的防守面积萎缩,肋部空当越来越大,利物浦看准机会实施猛攻。

  利物浦的高位压迫以限制若日尼奥的用球为重点,而当蓝军成功地穿越主队的中场拦阻索之后,红军后卫在退守时优先注重后撤站位,不让阿扎尔从正面攻击球门,即便回防的法比尼奥和纳比-凯塔不能在腰位完成拦截,也要配合后卫将持球人向边路驱赶,切断蓝军三前锋之间的联系。

  开场后,利物浦展开压迫的力度非常大,切尔西的后场出球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红箭三侠利用横向辐射来实现“以少防多”,纳比-凯塔和亨德森也会在肋部和前腰区域游走,他们可以在阻塞对手边路通道的同时,限制若日尼奥的用球。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